经典案例
  • 安盛天平
  • 飞鹤奶粉
  • 优胜教育
  • New Balance
  • 联想扬天
  • 联想服务
  • 大都会人寿
  • 1号巅峰
  • 德芙

微博的2015年还有前途吗?

发布于:2015-01-13 08:31来源:iDoNews 作者:admin 点击:

以宣布陈朝华入职搜狐担任总编辑为由头,张朝阳公布了自己的新浪微博账号,并在微博上公然认输,自家同类产品到底是技不如人。这则消息让寂寥已久的微博小小热闹起来。虽然2014年初新浪微博就已更名为“微博”,彰显出“一家独大”的气场,但2014年的新浪微博越发进一步陷入颓势,微博的2015能带来新的可能性吗?这一点不免让人怀疑。

就算“新浪微博”不更名,用户自然也能觉察到,微博就是新浪的天下,说微博就是在说新浪微博。去年,搜狐微博、网易微博已经停止运营,腾讯微博虽然还在使用,但随着腾讯微博事业部的解散,现在到底也是处在半死不活的状态中了。

虽然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前段时间在北京秀中文,又据称其在办公桌上正在研读习近平主席的著作,这样刻意明显的讨好,显然是想让Facebook在大陆分一杯羹。不过,Facebook平台目前的言论尺度显然不能为我方接受。所以“入华”一事,还得从长计议——微博也不用“抵御外敌”。

新浪微博虽然没了同类型产品的对手,但用户被最初与其功能设计理念上大相径庭的微信夺走了一大部分。网络上有个统计,新浪微博的广告收入平摊到每一天,甚至不及段子手们一天的收入总和,这真真叫做“为他人做了嫁衣裳”。比起腾讯在微信上对订阅号的种种限制,微博绝对是个以“成就别人,吃亏自己”为己任的“老好人。

但段子手、营销狗在微博平台的活跃,并不能为新浪微博品牌本身创造什么。别忘了,为新浪微博真正创造媒体品牌知名度,是作为具有公共媒体属性的社交网络平台,是媒体人、学者为代表的具有社会关怀的网民发表言论的最具影响力的社交媒体。然而,2014年,随着网络大V接二连三地倒掉,随着公知、意见领袖遭遇污名化,微博作为时政社会议题平台,公民思想启蒙阵地的作用,已经远去,并再也难有复生之可能(为何难“复生”?你懂得!)。

曾因嫖娼入狱的薛蛮子被放出半年多后,在首次接受某媒体采访中,被问到自己又投资了哪些新项目时,他总是洋洋得意,兴致盎然作答。但一被问起与商业无关的社会话题时,赶忙摆摆手,让记者“莫谈国是”(想想薛蛮子的那口京片子,老舍《茶馆》的即视感有木有)。微博成就了薛蛮子,让他在商业科技领域之外,获得了扬名立万的好机会,但因为一些自己未经核实,就盲目转发的谣言也让他吃尽了苦头。当然,还有更多像薛蛮子一样的网络大v因为种种众所周知的类似原因,或主动或被动离开了新浪微博,这里无庸赘述。

倘若有人书写新世纪的中国互联网史,那微博的重点书写时期无疑就是从2009—2014这短短的五年时间(PS:事实上,我们完全可以剔除2014年,这一年网络大V的活跃度明显下降)。它给中国互联网用户带来了全新的参与感,这种参与感是以前的社交媒体平台所不具备的,也是以熟人,朋友圈为主的微信所替代不了的。不管置身于什么样的立场,不管是原创,还是转发,你都得承认,微博鼎盛时期的舆论效应,让一大批腐败官员现行,让一大批地方性案件受害者得以沉冤昭雪。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科思在《变革中国》一书中,谈到中国经历了三十多年改革开放,商品市场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但“还没有看到开放的思想市场”。从某种程度而言,新浪微博的存在,确实是目前存在过的承载科斯所言的“思想市场”的最佳平台。

现在的新浪微博,虽然也能因为一些热点话题,让全民关注,比如前一段时间“王思聪对骂《一步之遥》”,但这样的话题终归不会再为新浪微博增加丝毫的品牌关注度,《一步之遥》主创甚至还能借势为电影打出免费广告。而平日更多充斥其间的内容是,心灵鸡汤、成功学语录,以及各种以商品营销为目的的微博号。除此之外,就是大量的媒体账号资讯,但在碎片化的阅读时代,用户越来越想从庞大繁杂的信息海洋中解脱,这时候,经过编辑精简,推送而来的热点显然更受读者欢迎。

品牌,很多时候要比短期的商业利润更重要。招牌菜没了,一家店拿别的充当门面,谁还会进去?这是微博的现实,也是微博的无奈!

注:本文首发iDoNews 专栏,转载请注明来源和出处。

tag标签:
没安装畅言模块
------分隔线----------------------------
------分隔线----------------------------